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保险经营 稳健投资

 
 
 

日志

 
 

华尔街华人明星交易员:"火箭科学家"张健生  

2014-06-04 10:27:49|  分类: 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尔街华人明星交易员:火箭科学家张健生 - 一位股人 -



  在中环这种金融核心地带,张健生并不是那种第一眼就能抓住你眼球的人,尽管,他在香港的交易圈子里早已确立一席之地。


  上世纪90年代初进入华尔街,几年后辗转回到香港,和头顶华尔街光环的银行家们不同,在以盈亏论成败的交易圈里,张健生更愿意把“传奇”用于形容那个年代的华尔街,“里面的人只是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正确的地方。而华尔街上的生活本身是很谦卑的,无论你背景如何,赚到钱就是王;而无论你认为自己做得有多好,在你身边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可以比你多赚一个零。”


  从所罗门兄弟的一张offer(聘用合约)打开华尔街之门起,张健生先后供职于所罗门兄弟、雷曼兄弟、贝尔斯登和苏格兰皇家银行(RBS)。随着各大投行逐渐停止自营交易,和很多明星交易员一样,去年9月张健生也离开RBS,开始自己的对冲基金生涯。他现在的身份是先策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Simplex)合伙人,正筹备自己的第一只对冲基金。


  华尔街“火箭科学家”


  19岁拿到麻省理工学院(MIT)全额奖学金攻读核物理博士,5年得到完美学分后完成两项研究并在一项全球论文比赛中以第一的成绩获得学位,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华尔街,像张健生这样背景的雇员并不多见。


  “开始,好奇心和金钱是考虑的两个条件,另一个原因是生活和工作环境。小时候没有人告诉过我如果你是读商科,可以在纽约的摩天大厦里工作,生活多姿多彩,而如果是物理学家,可能就要在沙漠的实验室里过一辈子。”张健生笑言,对于生在香港,习惯了大城市环境的他来说,当时觉得无法说服自己接受“沙漠生活”。


  5.5万美元年薪加1.8万奖金(1990年8月至12月),这对一个刚毕业的理工科博士无疑是巨大的诱惑,彼时博士后研究家年薪不过2万美元。而希望和商学院尖子生一决高下的心态,也激起张健生挑战华尔街的兴趣。


  “当时觉得还年轻,尝试一两年后如果真不喜欢,再做回科学家也还有机会。”张健生回忆。


  不过,此后的经历或许正应了张健生导师的那句话——“当钱财与权势的毒素一旦侵入脑子和血液后,你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了!”即便在华尔街最困难、最失意的时候,张健生也没有想过要彻底离开。


  华人面孔加上博士学历,让张健生顺利成为当时顶尖投行所罗门兄弟的一名研究员,研究员和技术支持(IT)也是当时亚洲人最多的岗位。不过,逐渐熟悉华尔街后,张健生开始寻找机会挤进前线。


  “如果我从一开始就想进入华尔街,要求可能完全不同,但放弃自己挺有前途的科学工作,就不甘心只在华尔街做一个顾问,要待下去就要做球场里火拼的前锋,而不是一个旁观者。”张健生笑言,自己既不高大威猛,也不喜欢社交,又没有特别的家庭背景,销售、投行和交易员这三个前线岗位,只有转做交易员机会最大。


  在当时的华尔街,还没有太多复杂的交易衍生工具,学历并不是必须品,能做交易员的亚洲人凤毛麟角,整个所罗门兄弟交易部中只有两、三个亚洲面孔,博士学位也无法为其加分。


  “华尔街不是科学研究,博士学位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尤其是做销售或者交易。”张健生说,1990年代的华尔街上,博士被戏称为“火箭科学家”(Rocket Scientist),来历不得而知,不过很多博士宁愿隐藏自己这一背景。“如果大家对你印象好,认为你足够聪明、灵活,会说你是一个火箭科学家;反过来,也可能因为你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因为读书多被人贬成书呆子。”


  不过幸运的是,当时已在研究部供职两年的张健生,既不需要隐瞒博士学位,转去交易部门后也成功赢得了“火箭科学家”的名号。


  亲历贝尔斯登坍塌


  “2008年金融海啸时,我正在风暴中心的贝尔斯登,但当时并没有料到未来几个月会发生什么。”张健生回忆。


  2002年,因在所罗门和雷曼的出色业绩,张健生受贝尔斯登邀请,为这个唯一在亚太区还没有大生意的美国大投行搭建其日本和亚洲团队。当时的股票部门只有约十人,6年后,担任日本、亚洲股票及股票交易部门主管的张健生把这一团队扩大到六七十人,并成为整个东南亚最赚钱的部门。2007年东南亚市场还充满机会,尤其是结构性产品和衍生工具交易。岂料由次级债交易亏损引起的骨牌效应,会导致贝尔斯登全军覆没。


  “公司宣布被以超低价卖给JPMorgan前的那个周末,香港CEO还告诉大家说公司完全没问题。香港距离美国太远了。”张健生无奈地说。除公司突然消失外,此前拿到的股票奖励也瞬间大幅贬值。贝尔斯登倒闭前一年,集团CEO持有公司的股票市值高达10亿美元以上,是华尔街投行之最。而最终出售时不过6000万美元左右,损失了约94%。“当时,高层的大部分奖金都是股份,公司的倒闭对我个人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有种要从头开始的感觉。”他说。


  “2007年很多人都还活在泡沫中。”张健生坦言,即便自己当时已在金融界打拼了18年,也并未料到金融危机会在短时间内急剧扩散。


  2008年5月,离开贝尔斯登后,张健生即被邀请加入RBS。这一次他并不需要从头开始搭建交易团队,把部门利润从零开始提升,而是要带领一个400多人的团队扭亏为盈。张健生趁着2008年金融海啸时期做彻底地重组和改革,2009年,他的团队已取得这个部门有史以来最高纪录的盈利。最终决定离开投行后,张健生希望能在对冲基金的平台上,利用多年的交易经验来为投资者获得利润。


  从美国到日本再到香港,从股票交易到固定收益、衍生产品交易,从自营到代客交易再到如今刚起步的对冲基金,张健生自言,在金融圈发现的新兴趣最终取代了起初抛弃科学研究产生的内疚。


  “MIT的同学大都在从事科学研究,过去和他们聊天时,会觉得他们在做对社会有贡献的事,而我却用自己的脑子来赚钱,会不会太过于自私?现在,能够回去的机会越来越小了。如果未来有机会做教授的话,可以把华尔街的经验教给比我更聪明的学生吧。”张健生感叹。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秦伟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