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保险经营 稳健投资

 
 
 

日志

 
 

韦江宏身后泥潭  

2014-06-29 21:29:20|  分类: 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韦江宏身后泥潭 - 股球 -


  

  生命从来都是人生赌盘上最后才会打出的筹码。

  

  6月24日,铜陵有色金属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铜陵有色)董事长韦江宏坠楼身亡。24小时后,铜陵市公安局发布官方消息:“初步判断韦江宏系工作压力大、长期失眠、精神负担过重导致坠楼自杀身亡。”

  

  这位在铜陵家喻户晓的央企老总、在商界举足轻重的企业家,为何在这样的时间点,选择这样的方式,打出了其最后的底牌?韦江宏跳楼的动机至今未被坐实,但留在他身后的泥潭却总是挥之不去:经营不善、环保被督办、收购失败、增发不利……

  

  《华夏时报》记者近日赴安徽铜陵调查了解到,韦江宏和铜陵有色目前除营收压力山大外,环保督查力度的加大成了另一道坎。刚刚过去的5月,由于在2014年一季度监督性监测中存在二氧化硫等污染物排放量严重超标现象,铜陵有色两家下属企业被安徽省环保厅挂牌督办。

  

  据了解,这一事件引起了身为央企的铜陵有色对安徽省环保厅的不满。一位铜陵有色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对这一环保事件,铜陵有色在经过协商后做出的结论是:排污不合格源于国家环保标准的不断提高,铜陵有色愿意进一步改造升级,但需要时间和更多的资金。

  

  “拂尽五松山”

  

  铜陵五松山,李白曾在这里留下诗句:“要须回舞袖,拂尽五松山。”如今,“拂尽而去”的是韦江宏。

  

  6月26日,阴雨洒遍铜陵,也冲洗着韦江宏刚刚坠落的那个台阶。

  

  尽管整个铜陵都沉浸在韦江宏坠亡的舆论中,但在事件发生未满48小时的时候,事发地点五松山宾馆却出奇平静,没有人愿意与陌生人提起不久前发生的坠楼事件。

  

  五松山宾馆主楼的楼道南北向展开,每个楼层两端各有一个露天阳台,6月24日上午,韦江宏从主楼五层北侧的阳台坠下,落在主楼北侧通道门的台阶上。

  

  五松山宾馆是铜陵有色的下属企业之一,与铜陵有色自有的电视台、报社及几家餐馆在同一院内。铜陵有色的会议,多数被安排在五松山宾馆内的会议室举行。

  

  铜陵有色原计划于韦江宏坠楼当日早上8点,在位于五松山宾馆主楼五层的会议室内召开一次规模并不很大的会议,这也是韦江宏当日出现在五松山宾馆的原因。

  

  与此前盛传的“韦江宏已在五松山宾馆接受纪委调查,被限制出行多日”的说法不同,五松山宾馆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表示,韦江宏此前并未在此留宿。

  

  作为土生土长的安徽人,安徽省内最大国有企业——铜陵有色的掌门人,韦江宏在安徽省内的地位举足轻重,他的坠楼引发了安徽政商两界的热议,对于韦江宏涉腐的说法,则备受关注。

  

  有媒体曝出,韦江宏于今年6月13日接受媒体采访后,就淡出了公众视线:6月18日,安徽省国有企业改革专题调研组到铜陵有色集团调研;6月21日,安徽省财政厅到铜陵有色集团调研节能减排,韦江宏均未现身。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则发现,上述信息的全部依据均为铜陵有色的官方网站,并没有更有利证据佐证。

  

  据一位在铜陵有色总部办公楼内工作的人员介绍,铜陵有色属国资企业,行政级别较高,对省内的一般事务性调研的陪同工作,铜陵有色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韦江宏一般不会亲自陪同,这并不稀奇。至于遭纪委调查一说,该工作人员表示:“纪委的工作方式是在当地谈话,真要调查就带走,调查的时候在这里限制自由,不是纪委的工作风格。”

  

  有色之都

  

  铜陵自古以盛产铜矿闻名,商代即已开矿炼铜。新中国成立初期,铜官山铜矿成为国家首批确定、最早安排建设的有色金属工业基地。1950年,华东工业部派遣12人建矿先遣队来铜陵恢复矿山建设,揭开了铜陵建设的序幕。1956年建市后,这座城市的所有建设几乎全部依托铜陵有色展开,铜陵也因此被称作中国“铜都”、“有色之都”。

  

  韦江宏自1982年毕业便在铜陵有色任职,从最初的选矿技术员一路升至铜陵有色掌门人,身兼董事长、党委书记要职。这样的成长经历,让他获得了“改革开放30年金属矿产业十大领军人物”和“改革开放30年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有影响力人物”称号。

  

  几乎每个铜陵人都认可的数字是,铜陵市超过50%的人口与铜陵有色及其相关企业有关;因此,不知道韦江宏的名字,在铜陵可以被当做鉴定是否外来者的标准。在当地人眼中,铜陵的命运掌握在两个人手里,其中一个就是韦江宏。

  

  韦江宏的坠亡在铜陵引发的舆论风暴自6月24日事发起持续升温,至今未曾平息。

  

  一位与韦江宏有过较多接触的铜陵有色内部人士表示,韦江宏虽然权高位重,但基层的成长经历,让他始终保持了平易近人的心态。在其眼中,韦江宏与人亲近,没什么架子,也只在工作之内的范畴与人发火;此外,韦江宏还是个“工作狂”,对工作很较真。在该人士看来,如果韦江宏自杀,这方面的压力可能是主要原因。

  

  事实上,韦江宏的口碑在铜陵呈现截然相反的两种存在方式,除一些人坚持的正面评价之外,对他的反面评价也不在少数;其中主要以被股市套的股民最为激进。在有关韦江宏的负面评价中,主要矛头指向其高额的年薪、巨额存款及为家人谋取利益,但这些坊间传闻目前无法得到更准确的核实。

  

  身后泥潭

  

  至少目前能够得到证实的是,在韦江宏治下,铜陵有色近年来走向了下滑的路径。

  

  公开资料显示,铜陵有色最近几年的营收一直稳定在700亿元以上,但净利润却连续多年下滑;其中,2011年净利润14.32亿元,2012年下滑到9.24亿元,2013年同比再跌近四成仅为5.73亿元。到今年一季度,铜陵有色继续增收不增利,其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微增7.49%,但净利润同比下滑三成之多。

  

  除营收压力外,环保督查力度的加大,也是铜陵有色的大麻烦。刚刚过去的5月,铜陵有色两家下属企业铜陵有色金属集团金昌冶炼厂和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铜冠冶化分公司上了环保“黑名单”。

  

  但在铜陵有色表示异议后,安徽省环保厅目前尚未对“挂牌督办”升级。

  

  另有媒体报道,韦江宏的另一重压力,可能与其主导的重组收购内蒙古赤峰市国维矿业有限公司有关。据了解,国维矿业目前已经关闭,原因是开采铜品位与评估报告不符,实际达不到开采品位,而在2012年12月底,铜陵有色也转让了金剑铜业部分股权。

  

  根据铜陵有色披露的信息,以韦江宏为主导的决策层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该公司公报显示:“近几年公司经营规模呈现快速增长态势,但日常营运资金主要通过短期银行贷款来解决,使得公司资产负债率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

  

  为解决资金问题,铜陵有色在今年初宣告了非公开增发方案,募集不超过46亿元用于收购控股股东有色控股持有的全资子公司庐江矿业100%股权和分公司铜冠冶化经营性资产,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据了解,虽然该方案已经于4月14日拿到了证监会的发行批文,但5月30日,铜陵有色的公告再次对方案进行了微调。这意味着,增发事宜并不完全顺利。而这一切,是韦江宏的继任者和所有铜陵有色的投资者们必须面对的未知数。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